您的位置:首页 > 财经

钱仁风因冤狱获赔172万 称已有男友想好好生活

2019-09-10 16:13:27  来源:大河网   阅读:2
    视频加载中,请稍候...
    今年7月末,参加公司新员工培训拓展的钱仁凤心情不错。今年7月末,参加公司新员工培训拓展的钱仁凤心情不错。

      原标题:钱仁风今领172万赔偿裁定书

      法制晚报讯(记者 丽案调查工作室) 今天上午,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,称与钱仁风就国家赔偿问题达成赔偿协议,向钱仁风支付国家赔偿金1723857.30元。

      涉案蒙冤13年出狱后,钱仁风曾向云南省高院提出约955万的国家赔偿申请。

      今日中午,钱仁风在接受《法制晚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考虑到自己在时间、精力上“耗不起”,生活困难,接受了国家赔偿协议。但对数额表示失望,认为这笔钱“太少了”,10多年青春换来这些钱实在是“心底有摩擦”。

      释疑

      为何国家赔偿款定为172万余元?

      《法制晚报》记者注意到,此前钱仁风向云南省高院申请955万余元的国家赔偿金。其中包含侵犯人身自由国家赔偿金5846699元;精神损害抚慰金2046344.65元;近14年申冤费用1660000元。

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在侵犯人身自由国家赔偿金方面,申请人提出应按每日24小时计算赔偿金,而非《国家赔偿法》所规定的以每日工作8小时计算。

      而云南省高院最终向钱仁风支付国家赔偿金172万余元,依据何在?

      根据云南省高院出具的(2016)云法赔22号国家赔偿决定书,云南高院以最高法公布的2015年度国家职工日平均工资242.30元为准计算人身自由赔偿金,钱仁风被无罪羁押监禁5051天,需要支付1223857.30元。

      此外,云南省高院认定其遭受了严重的精神损害,根据《国家赔偿法》的相关规定,综合考虑钱仁风被错误定罪量刑,长期剥夺人身自由,支付钱仁风精神损害抚慰金50万元。两项赔偿共计1723857.30元。

      “从提出申请到现在两个月出头。”钱仁风案代理律师杨柱称,赔偿中的人身自由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,均属于国家赔偿的明确项目,而此前主张的误工费等由于未被明确规定,故不予支持。

      杨柱告诉《法制晚报》记者,虽然自己认为赔偿数额太少,但经过与云南省高院的数次沟通,考虑到司法现状和家庭情况,不愿意在此事上过多耗费精力,双方最后确认了172万余元的赔偿数额,并签署了相关文书。

      对话

      拿到赔偿要去散心 学点东西做点小生意

      法制晚报:赔偿金什么时候能拿到手?

      钱仁风:我现在人还在广州上班,不会过去了。杨律师在昆明,赔偿数额裁定书会递交到他手里。可能还要走一些程序,估计还要一两个月才能到我手上。

      法制晚报:想过一百多万赔偿到手后怎么花吗?

      钱仁风:不会大手大脚花。毕竟家里很多人为了给我申诉,在自己条件很艰苦的情况下借了很多钱,会优先把亲戚的债实实在在还掉。

      另外,我想出去散一下心,心里面真的好累。有的时候好想去爬山,好想去大海边,感觉去那里心情会好一点。人要是不出去 心里面的好多东西永远无法释怀。

      然后想利用时间去学点东西,在这个过程中考虑做点儿什么小生意。如果到了时候,还是应该谈婚论嫁的。

      法制晚报:现在对监狱外的生活适应了吗?

      钱仁风:刚出狱的时候在家,现在在广州这样的大城市。感觉在广州在公司生活圈比农村还小,主要是朋友少、不敢出门,而且现在出门怎么都要花钱,天天在这一小块转来转去。

      现在每个月正常上班拿个3000块上下的工资,还要寄一部分回家还债。

      好在公司有很多90后的女生,也挺好玩,几个月了,大家也成了朋友,能偶尔开开玩笑。

      出狱后学会用微信 男友已处了半年

      法制晚报:听说你交了个男朋友?

      钱仁风:是的,他现在也在广州上班,是个协警,85年,比我小半岁。我们是在2016年1月份经人介绍认识的,先是微信聊天,2月份见了面就开始处。

      他跟家人十几年前就来广州了,在这边读的书,在广州上班也有5年了。他每个周日休假,都会坐一个小时的车来看我,买点水果带我转转。

      我会用微信了,网上购物那些有点不敢试,老怕被骗。拼音不大好,现在有时间就在学。

      法制晚报:见过家长了吗,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?

      钱仁风:见了。我爸爸说,他年纪大了,让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处理,就说“你带谁回来我就认谁”。家里人也提醒我,会不会遇到一个不好的人,让 我小心被人骗。但是我们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说了国家赔偿的事,如果真走到结婚那一步,我想要做一个婚前财产公证,他也答应不会要我的钱。

      谈恋爱还是比较开心的,现阶段他还是对我很好,什么都能忍让我。我经历了那么多事,本来就想找一个愿意包容我的人。

      他也说我太不容易,想一辈子照顾我,让我以后的日子开开心心过。

      钱仁风案时间表

      2002年2月

      云南省巧家县“星蕊宝宝园”幼儿园发生投毒案,一名2岁女童因“摄入毒鼠强”身亡。当晚,幼儿园17岁的保姆钱仁风被锁定为作案嫌疑人并由此失去人身自由。

      2002年12月

      云南省高院以“投放危险物质罪”判处钱仁风无期徒刑。

      2010年4月9日

      杨柱接手代理钱仁风案,开始案件的法庭辩护、证据收集、邀请专家分析等。

      2015年12月21日

      云南省高院宣布钱仁风无罪,当庭释放。

      2016年6月1日

      钱仁风向云南省高院申请赔偿,对其蒙冤入狱的13年10个月共计申请国家赔偿金9553043.65元。

      2016年7月8日

      云南省高院依法组织公开听证会,听取赔偿请求人钱仁风的意见。

      2016年8月9日

      云南省高院与钱仁风达成国家赔偿协议,向钱仁风的代理律师送达正式的赔偿金裁定书,赔偿金额为172万余元。

      想放下好好生活  太多伤害赔偿无法弥补

      法制晚报:你还是要学些技能。

      钱仁风:计算机想学,我还想简单地做点儿小生意,成本很低的那种。从很小的起步,在这个过程中自己慢慢提高学习。现在我要是想做生意,不可能一 下投资很多钱去,比如十万二十万去做,现在最多投资几万块去弄点小生意,弄点儿小铺子做一下。有的东西现实不像想象那么好,在现实中实现一些东西真的好 难。

      法制晚报:赔偿数额跟你之前的申请相差还是很大的,裁定结果出来你心里是怎么想的?

      钱仁风:其实从我自己心里说,955万我都嫌少呢!我觉得太不公平了,那么长时间就赔我这么少。

      这段时间,心情也不好。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调整过来,心里面落差挺大的,即使给我955万,我也开心不起来,再加上现在赔这么少,更加开心不起来。

      赔偿委员会和我说他们也有自己的难处,刚开始我答应他们,但是真正结果出来的时候,我心里还是很难坦然顺利地接受。

      但我能重获自由也离不开司法的进步和好心人的帮助。我会理解省高院的工作人员,也试着调整自己的心态来接受这个现实。我想放下好好生活。

      案件需要“水落石出” 母亲患病多年没等到我

      法制晚报:关于追凶这一块,有什么想说的?

      钱仁风:现在赔偿这块还是以疑罪从无的评判,我希望当年那些判案的人担起他们该负的责任,我现在需要一个水落石出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      法制晚报:杨柱律师算是第一个相信你的人吗?

      钱仁风:他是第一个相信我的。之前至少接受过三次法律援助,我和别的律师说,他们都觉得我很可笑,有些律师根本不愿意听。

      2010年4月9日,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日子。因为遇见杨律师,遇到第一个相信我的人。那么多年的申诉,终于有一个人站出来相信我了,并且愿意免费帮助我。

      法制晚报:父母给了你最大的支持吧。

      钱仁风:在里面我最大的希望就是爸妈好好的,无论如何也要等我回去。但是让我崩溃的是,我母亲不在了,那时候真的感觉天塌下来了……

      遇到杨律师之后,我就和母亲通电话,跟她说有律师帮助我应该很快可以回去了。  那段时间和母亲打电话,能听得出她精神还是挺好的,但是等了三四年都等不回去……

      加上我们家比较困难,母亲那时候就有病,没有钱去大医院治,医生最后诊断,她是胃癌,拖着这个病,咬牙等我回去。后来才知道,母亲三年都吃不下 去一口饭,三年基本上没吃过一滴油,基本上都是吃白饭,用白开水泡,挺着三年还是没等到我。想起母亲为了等我回去拖着病坚持,我就难过。

      文/丽案调查工作室

      实习记者 明廷宝 记者 丁雪


    澳门网上投注赌场精彩:
    上海化妆师哪里比较好 https://www.qinxuanzx.com
分享: